您的位置>>文集 >>冬  赞
冬  赞

    一提到冬天,人们就自然和萧条冷落、枯木萎草的景色连在一起。似乎冬天是冷酷无情的了。然而,我今天却要为冬天唱一支赞歌,赞美冬天那高尚的风格。

    冬,它是圣洁的象征。当时间老人的脚步跨进冬天时,整个世界便被那纯洁、晶莹的雪花所覆盖了,连水面也罩上了光闪闪的冰凌。房屋楼阁在雪中静默,土墩、田坎在银光中陶醉,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,道路如明月轻洒,树枝如梨花绽放,绵绵的 柳絮在空中荡游,甜甜的白糖从天而降;而龌龊的阴沟,肮脏的粪堆,完全在冰雪寒风中覆没了。啊!整个世界仿佛踏进了龙王宝殿,整个心也似乎沉浸到水晶之中去了。是呵!假如没有冬,怎能有银装素裹,分外妖娆的奇景,又怎能有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的佳句。即古人用一片冰心在玉壶来形容心地的纯洁,以我看,冰----冬之宠儿,也当之无愧了。

    冬,一位可敬的严师。它像保温瓶一样,外冷心暖,默默地给了生命严峻的考验,筛选,淘汰,练就了多少不畏艰难的强者。不正是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”,方得出要知松高洁,待到雪化时的结论吗?不正是风霜重重恶,仍有菊花性与凡草殊风霜其奈何的豪气吗?不正是隆冬到来时,才有了红梅不屈服树树立风雪的风格吗?是的,古人映雪读书食雪炼志,也更是冬之严教了。冬游,冬训,冬跑……冬啊,你的性格,你的品行,刚毅,坚韧,有多少人从你身上得到启示,磨炼出永久坚强、不畏艰难、忍辱负重的品质!冬,你纵然在冷酷的十字架上被钉了千百年,却从不擅离职守,叫屈鸣冤,始终默默地把自己的一滴滴血液注入有志者心田……

冬,一个兢兢业业、无微不至的保姆。你用自己的一只手----雪,把那青绿的麦苗爱抚地搂在怀里,给它以温暖和关怀。麦苗在那层棉被下静静的期待,期待着来春生长发育。蛇、鳝、蛙、熊等等,有的钻进了深泥,有的藏入树洞,休息一冬,养精蓄锐,方有新春来到时的精神振奋。你用自己的另一只手----寒风,举刀挥剑,把那些残害农作物的害虫,砍光杀尽,把那些残害人类、牲畜的虎豹豺狼驱赶进深山老林。冬呵!你严守阵地,不容侵犯;你,是一位最负责任的对友火热温情,对敌残忍无情的好保姆。

冬,我之所以要赞美你,更重要的是因为:你还是哺育春天的摇蓝。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在冬天里,思想被提纯了,意志被坚定了,力量在储蓄着。一旦春风拂面,一切更争先恐后,生气勃勃,万紫千红,千姿百态。仿佛含苞的花蕾忽然绽开。冬天啊,你撒满天瑞雪,裹着春天酣睡,可是到头来,你却情愿让冰晶玉洁的肌体化作万里春水,无私地、慷慨地去浇灌,去润泽大地。在这充满着对新春赞语的时候,你却永远地在一年的历史上消失了,被那些幼嫩、稚小的青苗吮吸,利用。你,孕育春而不争春,真是留取丹心照汗青啊!

    冬,我赞美你品格高尚,崇敬你洁白无瑕。我爱你、想你、盼你,像对待每一个季节那样。不管世俗的偏见怎样厉害。冬----四季之一的冬,你来吧!我喜欢你纯净的身躯,喜欢你严厉的性格,我要在你的怀抱中锻炼、奋斗、成熟……你可以和春天的万花,夏天的麦浪,秋天的瓜果……比美!

冬,我要为你呐喊一声:爱冬吧!我要翻开辞海,为你填写新的注释,用泛青的麦苗,用枝头的花瓣!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冰雪--